您在這裡

台灣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工作室大概是除了我家以外,在倫敦最常去的地方。倫敦的生活非常緊湊,兩個月當一年在用,很多時候想起第一次參加倫敦時裝週,不過是一年半前的事情,這樣的步調都快嚇死自己。去年十二月因緣際會之下,在東倫敦設計展認識Niza。從二月初初次造訪工作室的訪問到之後的合作,數十次工作討論拜訪之下,讓我漸漸熟悉Niza工作室的其他五位珠寶設計師與London Tea Club創辦人。工作室的氣氛歡樂且愉快,沒有時尚界最常有、彼此爭鋒相對的比較與競爭,也是藉此我開始對 Jeweller 有了更多的認識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牆面斑駁warehouse建築、樓梯間刺鼻的化學藥劑味、穿環刺青的藝術家、設計師或是文字工作者,讓一棟七零年代的warehouse,充滿著濃厚的藝文氣息與專屬倫敦的叛逆。

當初得知地點時就想,這棟大樓的房東可真慷慨,如此的地段與坪數,蓋成專業辦公大樓或是奢華公寓不知道會多掙多少銀兩。果不其然,組成三年的共同工作空間,從最初的聖馬汀學生三人工作室到現在的六人,隨著倫敦這幾年房價瘋狂飆漲之下,有著奮鬥回憶的小空間也必須被汰換,五月初浩浩蕩蕩的工作室大搬家,原本位於Farringdon的工作室遷徙至新興藝文發展的London Fields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共同空間有著剛進駐Dover Street Market的Rachel Boston,專做高定戒指與結婚戒指的Michelle Oh,憑藉著對茶的熱愛在異國創辦London Tea Club的Cecilia,與漸漸在國際間展露頭角的台灣新銳設計師Niza Huang。不同個性組成的空間有著溫暖與愜意,陽光充裕的工作室點綴許多觀葉植物,創業者彼此之間的激勵與交流,十坪左右的工作室充滿著自由創作的氣息。


 London Fields原本為藝術家、設計師等聚集的地方,房租相對Shoreditch、Brick Lane便宜,但隨著東倫敦的蓬勃發展,聽說好不容易尋得的Dream Office三年後要改建成高級住宅,不經想起很多前輩嘆息東倫敦已無藝術氣息,僅僅充斥商業與金錢。隨著房租的攀升,藝術家也隨著遷徙至更郊外的地區。我只希望這些我認識的藝術家、設計師可以不被金錢打敗,隨著時間慢慢成長,得以自由的選擇想生活的區域。


攝影: Lyla @ Picky Soul
特別感謝:Niza Huang Jewellery
Rachel Boston
London Tea Club
Michelle Oh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Niza Huang現場製作由石油做成的Petroleum collection戒指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Windows & Jungle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London Tea Club 創辦人Cecilia辦公室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Rachel Boston 與她的空間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Niza Huang 與 Michelle Oh空間。

走進 旅英設計師 Niza Huang 的倫敦工作室

Part-time成員Betty。

作者介紹Picky Soul - Lyla 萊拉個性挑剔又不愛妥協,很意外這任性性格可以不受拘束地在東倫敦生活。​

服裝設計畢業,曾矇懞懂懂任職知名品牌公關,接著誤打誤撞的前往倫敦協助發展新銳設計品牌。現為接案品牌企劃與造型師,閒忙交錯之下,在倫敦找到自己最喜愛的生活模式。

特約編輯

Picky Soul - Lyla 萊拉
個性挑剔又不愛妥協,很意外這任性性格可以不受拘束地在東倫敦生活。
​服裝設計畢業,曾矇懞懂懂任職知名品牌公關,接著誤打誤撞的前往倫敦協助發展新銳設計品牌。
現為接案品牌企劃與造型師,閒忙交錯之下,在倫敦找到自己最喜愛的生活模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