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曾之喬

“City of stars.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……”在鬧哄哄的拍照現場,聽見曾之喬小小聲地哼唱著電影《樂來越愛你》主題曲。「最近看了這部片,突然覺得有些事情不需要那麼膽小,應該更勇敢去冒險才對。」她的眼神底,閃過一絲真切的渴望。閉上眼睛,劃過願望的火柴棒,她說:「我對演戲有很多的熱情,也非常喜歡音樂,雖然我唱得不是很好,而如果可以把兩件事結合在一起,對我來說絕對是很大的夢想成真。不知道,有沒有人願意一起冒險拍歌舞片?」

往⇠滑看更多

出道時的順遂

 14歲被李亞明挖掘出道與劉品言組成Sweety,發行首張專輯,16歲以第一女主角之姿接拍首部偶像劇。曾之喬的演藝之路,堪稱相當順遂。當年她主動報名參加歌唱比賽,立刻在眾人裡脫穎而出。「但當時如果你問我為何想當歌手,並沒有絕對的原因,我就是很世俗地想要被看見。」早熟的曾之喬,對成功抱著莫名的憧憬,也沒想太多。等到進來之後,才知道成名的代價,充滿不可承受之輕。

太早成名的代價

 剛出道就當上女主角,看似幸運,但其實壓力非常大。曾之喬說,「明明沒談過戀愛,還要在鏡頭前演出愛情對手戲。而且沒出道之前我是個運動員,個性其實很MAN,自尊心很強,總覺得要把心放柔軟很尷尬,因此哭戲常常哭不出來,逼得導演只好不停地罵我羞辱我,只為了把我逼哭,於是我也只能逼自己撐過去。」好強的她,咬緊牙根不服輸地努力拼,還真的拼出一部又一部戲約。但心裏受的創傷,卻一道道斑駁留下來。「在演藝圈,遭遇找不到自己、身心靈崩潰的過程,都是必然的。這對大人來說都不容易,更何況是小孩。所以現在看到14歲的小孩,我都覺得你去旁邊玩沙啦,不要進來這個圈子。」

反省自己的驕傲

約莫18歲時Sweety好夥伴劉品言出國讀書,曾之喬遇到合約問題被迫休息一年,陷入低潮,此時才知道原來先前的自己是真的很幸運:「我一開始出道,大家都說我運氣很好,入行半年就出唱片,不到一年就變成偶像劇女主角,我是有點運氣沒錯,但小時候比較傲慢,會覺得因為我非常辛苦,你們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才拿到這個工作。但當你運氣不好的時候,才知道原來當時自己的運氣有多好。」她更自嘲當時「長得又黑又高,坐在那裡也有人要找你當女主角。真的是長得又黑又壯耶,運氣來了,擋都擋不住。那年,出道五年,才反省自己的態度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。」

歷經低潮後最大的改變

曾之喬接著說:「每一天都在心裡不斷求老天爺,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會改變。」而走出低潮後最大的改變就是降低得失心,「長大了嘛,知道說不是你努力就能得到什麼。以前因為太順了,會讓我以為我許個願,我要當歌手就當歌手,我再許個願,我要當演員就可以當演員…覺得只要我很拚,就可以得到我要的東西。但那一年,發掘人生不是這樣的。那年也開始上一些心靈成長課,開始認識不一樣的人,想要聽聽別人的故事,看看別人的環境。

「跳脫舊格局,失敗就失敗了,也不是沒慘過。」

橫掃各大獎項的《樂越來愛你》也讓曾之喬有所體悟:「最近看了《樂越來愛你》其實有些事情不需要那麼膽小,應該更勇敢去冒險。去年我演了一部叫《必娶女人》,演了這部戲就覺得說,我們不要再做一模一樣的事情,好無聊。就覺得說,應該跳脫格局,失敗就失敗了,也不是沒慘過。」

享受戀愛,但「自己」還是很重要

「我還蠻喜歡現在自己的這個階段。我自己有個優勢,我能夠很坦然的面對自己,我的優點與缺點,擅長與不擅長的事情,我也不怕被別人知道,聊天的時候我可以一股腦地告訴你。我沒有甚麼好藏的。因為這樣的坦然心態,就發覺也沒甚麼好怕的。」這樣自信、獨立的曾之喬被我們問到理想型時,她第一個條件就是:「要理智成熟」,接著說:「因為我現在自己的時間很少。我又是獨立的個性,雖然我也享受戀愛的過程,但我很公私分明,我不會讓愛情打擾到我的工作。還有家人朋友也很重要,該見的朋友也要見。」最後她認真道:「我覺得我勢必得找一個比我大很多的男人,他有自己的成就,可以包容一個小女孩發光發熱。因此我不可能找一個差不多年紀的,更不可能是小鮮肉。太聽我的話也不行,我不想要當大女人啊!我不想要太弱的對手,我希望有一個人可以跟我抗衡、分享、交換意見。」

從前年《必娶女人》的角色突破到去年剪去一頭長髮的新造型,都讓人再再看見,曾之喬力求破繭而出的轉變。不爭名利,只求實踐內心的渴望。因此現在的她,企圖心反而沒那麼強,希望可以多留一些時間給自己,也許去上自己最愛的花藝課,或是在家裡做點小布置。

曾之喬永遠記得剛入行的時候,李亞明問過她的一個問題:「當藝人很辛苦的,不是大家想像中的光鮮亮麗。紅很辛苦,不紅更痛苦,所以你覺得這是一個興趣?還是職業?」這些年來,答案始終如一。就算跌倒了,拍拍灰塵,她站起來也要繼續往夢想的LA LA LAND前進。總有一天,繁星之城會為自己而閃耀。

曾之喬

ELLE二月號封面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