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張孝全

第一次採訪張孝全是2006年,當時第一次看了他演的電影《盛夏光年》,對於他在戲中內斂卻又充滿爆發力的角色印象深刻,而他本人,笑起來總是很靦腆,熱愛衝浪和運動。看著他這十年來的發展,角色愈來愈多元,演技也愈臻純熟,無論是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與桂綸鎂在水中打滾、跟鳳小岳愛的告別,或是《被偷走的那五年》對白百合的浪漫求婚,《念念》裡憤怒打破玻璃的拳擊手、以及一場思念的獨角戲,不斷讓影迷看到更更多不同面向的他,還被林青霞譽為鑽石...

Text_JUNE HOWELL  Photos_PAUL CHANG 

Makeup_CHEN YI LI  Hair_HEADLINE MARCO  

Styling_LUAN LU

右頁看更多>>

 

面對「女神」舒淇也會緊張不知所措

今年,他又再次自我突破,首次挑戰演出古裝喜劇《健忘村》,跟舒淇有著精采的對手戲。這齣由陳玉勳導演的賀歲片,光看預告就非常令人期待,全劇在屏東滿州鄉,真的搭了一個「健忘村」實景拍攝,「一開始到現場就覺得很壯觀,對村子印象非常深刻,因為它不只是外觀,連生活的細節都有,比如:鍋碗瓢盆、曬榖物、玉米、辣椒、爐啊,灶啊都有。我記得烈姊有一天煮雞湯,就在我戲裡的家煮,真的可以在裡面生活。」於是張孝全就真的在健忘村生活了三個月的時間。

在戲中他飾演一位非常膽小的大俠,暗戀著舒淇,兩人之間有著微妙的情愫,他談到跟舒淇的合作:「跟她對戲一開始真的很緊張,有點不太知道自己在幹嘛?因為覺得她是一個女神,跟她合作之前,對她的印象都來自螢光幕上,覺得距離我很遠,但是拍了這部戲之後,才發現她是一個很開朗、很愛笑的女孩子,慢慢就不會那麼緊張了。」印象中有一場戲非常衝突,是張孝全要帶著舒淇逃跑的一場戲,因為一直抓不太到狀態,NG20~30次。對張孝全來說,喜劇是最大的挑戰,但是只要有舒淇跟王千源在,就很容易抓住喜劇節奏。他談到:「喜劇對於節奏非常要求,不管是台詞、聲音、表演跟對手的節奏都非常重要。我覺得勳導對於節奏非常明確,在拍攝前期有很長一段磨合期,剛開始有點辛苦,但是後來慢慢抓到他要的。」他認為勳導是冷面笑匠,也是很好的演員,當他不確定角色的狀態,勳導就會表演一下,他立刻清楚知道導演要甚麼。

與鄭秀文大談法式戀愛

隨著張孝全在兩岸三地愈來愈紅,跟大牌女星合作又添一人,就是香港影后鄭秀文!接下來情人節將上映一部浪漫的愛情電影《合約男女》,劇情描述一位霸道女總裁跟帥氣不羈的快遞員「借精生子」的浪漫喜劇,談到第一次跟鄭秀文合作,張孝全的心情跟面對舒淇一樣,都是螢光幕上跟自己距離遙遠的人:「因為我小時候也喜歡她、我姊姊也喜歡她。記得我跟她的第一場戲就是要吵架,我必須要很兇,劈哩啪啦一直罵,於是我一直背台詞,實際拍時很緊張,講到中間的時候,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緊張了,開始有點得意,結果就放空,喊CUT,就完蛋了,一旦卡住就講不下去,那場戲就NG了一段時間才OK。後來覺得真是自己嚇自己。」聽著張孝全連續談著跟兩位女神的合作,彷彿是小影迷面對大明星,忘記自己其實早也是大明星啦,緊張時就靦腆笑,模樣實在也太萌了吧!這齣戲除了到巴黎取景,還到北法諾曼第,「平常很少有機會去北法,而且是諾曼第登陸的地方,那裏的景色跟氛圍很不一樣,到處都是農莊跟法式的房子,印象非常深刻。」張孝全說。

張孝全的擇偶條件

演了那麼多的愛情電影,張孝全是否歸納出屬於自己的愛情哲學呢?他談到:「其實沒有。我覺得愛情應該是自然而然發生的,你每一次,不會一直遇到一樣的人,即便他們很像,他們還是不一樣,其實你也是一直在學習。」前陣子與圈外女友分手後,目前他恢復單身,他的三個擇偶條件是「獨立、懂事、理解我。」為什麼呢?他回答:「因為我的工作很忙碌,不可能一直陪在身邊,我需要一個獨立、懂事的人。」「懂事是指不可以無理取鬧?」我問道。「我覺得可以無理取鬧,但是要挑時間,不要在我忙的時候。如果是生活當中,不忙沒事的時候無理取鬧,我OK,我可以陪她、哄她。當然還要懂我,我也希望懂她,這其實是最難的。」

每年都想戒菸

農曆新年將至,大家都會返鄉團聚,跟家人一起吃年夜飯,張孝全也分享跟家人一起吃團圓飯的經驗:「其實我從小偶爾就會幫我媽切菜,年夜飯也都會幫忙,吃的都是媽媽的拿手菜。最喜歡媽媽做的醃酸白菜,裡面會放花椒、辣椒、切絲,還會炒牛肉跟炒豆角。我媽還會做一個變形版的客家小草,沒有豆干,變成魷魚、青菜、蔥跟辣椒。」想像著張媽媽的拿手年夜菜,是不是很想敲碗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呢?吃完年夜飯,張孝全還會陪爸媽跟長輩打打牌,問他可否贏長輩錢,還是要故意輸給長輩,他笑著說:「可以贏錢啊,但是我不會很喜歡打,就稍微玩一下。」跟家人聚完後,有時候也會跟朋友續攤,相約放鞭炮,看到警車就跑,噓!別寫出來喔!

至於新年有甚麼樣的新希望呢?張孝全很認真想了想,接著笑著說:「還是不要寫好了,每年都講戒菸,戒了幾個月又開始抽,每次都打臉自己。」工作上,他希望可以繼續努力,感情上則順其自然。

十年後再次訪問張孝全,他的回答依然如此率直真摯,赤子之心從未消失。訪談時,一開始放空還會要求再重新講一次,說不能寫時又特別可愛,著實笑倒了後面一排旁聽的工作人員。願張孝全除了繼續帥下去之外,也繼續保有一顆率直的心,以及靦腆的笑容。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

張孝全 ELLE封面照側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