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霍建華,明月幾時有,許鞍華,周迅

聽說他很敬業,工作從不遲到;聽說他不搞排場,出門不帶助理;聽說他不擺架子,不喜歡麻煩別人……。一切關於「老幹部」霍建華的傳聞,原來都是真的。

採訪這天,人還在前往攝影棚的路上,手機就收到霍建華即將抵達現場的訊息。心頭忍不住一驚,不會吧,距離通告時間明明還有20分鐘,從沒見過哪個明星會提前到現場等工作人員的。但他不僅提早到了,而且隨行只有一個經紀人,一個妝髮師。偌大的化妝間,向來總是擠滿大小助理,難得少見一片空蕩蕩的景象。親切地打過招呼後,他也不囉嗦,爽快直說:「需要我做甚麼,我都盡力配合。」這份簡單溫柔的體貼心意,連動物都感受得到。因為拍攝時貓狗模特兒窩在他的懷裡,無一不服服貼貼地。

往⇠滑看更多

排除萬難與許鞍華導演合作 大讚周迅演技:一個眼神就讓人入戲

結束《如懿傳》長達九個月的拍攝,回到台北休息了幾天的霍建華,顯得神采奕奕。雖然還頂著一顆光頭,不過近看他的五官,「簡直就像雕像般立體啊!」身旁的同事忍不住花癡地發出讚嘆聲。原以為低調的他不多話,一聊起即將上映的電影新作《明月幾時有》,卻是滔滔不絕。

為了跟許鞍華合作,本來正忙著拍其他片的他,特別排除萬難接下電影,飾演一名民初特務,並與周迅、永瀨正敏等人有多場對手戲。這也是他第一次跟周迅合作。原來早在《如懿傳》之前,兩人其實就因為先有了這部電影的緣分,變成了好朋友。霍建華回想,「當時我跟周迅還不認識,但第一天就要演青梅竹馬,那場戲又是電影很重要的開場戲,所以拍攝前天晚上我覺得壓力蠻大的,跟周迅、導演都沒合作過,一直想明天會怎樣、會不會順利?結果隔天一到現場,開拍後什麼都很順利。戲是假的,但她用一個眼神就可以把你帶入很熟的境界,非常厲害。」

服裝:灰底字母T-shirt、撞色毛呢披肩(BOTH BY LOUIS VUITTON)。

碰到好導演、好對手讓自己更進步

同劇演員永瀨正敏認真的工作態度,也令他印象深刻。「他很有風範,在現場不做別的事情,就是focus在拍戲上。沒他的戲,他也會在旁邊看,不會在一旁玩手機。吃飯的時候也沒特別要求,現場如果沒有桌子,他就一個人端著便當吃飯。我們都是這樣的。」想像這個畫面,一群實力派演員,端著便當排排站著吃飯,還能不買票捧場嘛!

這部片,更重燃霍建華對演戲的熱情。「原本我以為自己不能再進步了,有時候當你不停在做同一件事情,工作很容易變得彈性疲乏,所以還挺感謝這個作品,讓我碰到好的導演、好的對手,覺得往後自己還可以再更好些。」

服裝:白色襯衫、白色西裝外套、白色西裝褲、白色休閒鞋(ALL BY BOSS)。

辛苦拍古裝戲磨練,霍建華:沒有年輕就要享福的道理

面對工作,他抱持著日本職人精神,彷彿執行一項神聖的任務。「我覺得男演員要先去折磨自己,沒有年輕就要享福的道理,不可能。像運動員每天都要鍛鍊、要經歷受傷,我覺得我們也是一樣,要享受要等到很後面才行。」

但不拍戲的日常,霍建華有著自己的生活節奏,就是慢。能放空就放空。「一般人可以常常出門逛街,但我們拍戲的時候沒時間去做這些事情,因此我很珍惜有自己的時間。」因為這樣,所以不愛使用網路嗎?他笑說,「沒有特別原因,我就是沒有那麼喜歡去分享那麼多私人的事情。生活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我自己知道就好,不會想去跟別人說。」只是現在都當爸爸了,難道沒有想要分享女兒照片的衝動嗎?「她的話會拍一些(照片),但也不是狂拍,我不是一個很愛用手機的人,是不是很奇怪?」

灰底字母T-shirt、紅黑撞色針織外套(BOTH BY LOUIS VUITTON)。

霍建華自認是貓爸 教育女兒最重要的是價值觀

本來擔心他會避談私生活,沒想到他大方分享當爸爸的心情。「我希望她(女兒)可以成為一個快樂的人。我不會給自己、也不會給孩子那麼大的壓力與期望,只要她平安快樂的長大就好。我媽媽對我也是這樣,從小就不會要我一定怎樣,所以我也不會這樣對我的孩子。」自覺是虎爸,還是貓爸呢?他不假思索:「貓爸吧。讀書什麼我不會強迫,只要她的價值觀不要偏差就好。價值觀是我這輩子覺得最重要的事情,如果價值觀沒有錯的話,這個人這一生都不會錯;如果價值觀偏差了,唸再好的書、賺再多的錢也沒有用。」

價值觀,他強調了好幾次價值觀。「記得我小時候老師說過,當你經過垃圾車的時候,你不可以捂鼻子,你要尊重人家的工作,這是影響我一輩子的事情。所以我不收粉絲禮物,因為我演戲,只是在做我的工作,即便你看得很高興,也不需要給我任何東西。」他簡直就是這個時代少有的老派紳士品種。謙虛禮貌,不忘自己的本分與原則。未來,鐵定也是個牽著女兒的手去逛動物園的好爸爸。

服裝:駝色襯衫、駝色西裝外套、駝色西裝褲、格紋方巾、深咖啡方巾(ALL BY BOSS)。

霍建華談許鞍華導演

ELLE:跟許鞍華導演第一次合作,會不會很緊張?

霍建華:接到電影邀約時,我其實在拍別的電影,但她是我很欣賞的導演,因此還是排除萬難去參與她的作品。她不是商業型的人,拍電影也不是為了票房,但為什麼她吸引到這麼多人幫她完成電影?是因為她對電影的熱愛,所以她可以吸引到別的電影看不到的演員都想加入,這是她個人的魅力。

在拍攝的過程,我一直很像一個旁觀者,在一旁觀察她是怎麼拍戲。沒有我的戲份時,我都會很安靜的坐在旁邊,看她的做人處事。我本來以為她會對演員有很多要求,但她沒有。她會告訴我們:「你們不用緊張,我只是旁觀者,我不是導演,在攝影機前我只是觀眾。」就這樣。她不會跟你講多深多深,她只看這場戲拍起來舒不舒服,所以她是很特別的。我們以為文藝片導演都會很嚴格,拍戲會弄得很複雜、折磨你,但她不會,她就是很自然。

霍建華談周迅

ELLE:第一次跟周迅合作,對她的印象如何?

霍建華:一開始會覺得她是大家非常認同的演員,她的等級是很高很高的,那麼她對合作的對手要求會不會很高呢?但她沒有,她也是很輕鬆的,她的表演方式會很自然就能感染到你。打個比方好了,我們在戲裡演青梅竹馬,但私底下我們根本都不熟,不過拍攝那天抵達現場一演,她就立刻你帶入很熟悉的感覺。戲是假的,但她用她的眼神就讓你覺得我們現在正身處於這個民初時代、正發生這些事情…我覺得這是她最大的本事,是很了不起的演員。因為合作的感覺好、很舒服,所以後來我們私底下真的變好朋友,才又一起合作了《如懿傳》。

不講求排場、不用女生助理 霍建華:怕女生累

ELLE:回台北有覺得比較放鬆嗎?
霍建華:有啊,台北很多好吃的。回來的話,我生活的步調會比較慢,走路也會比較慢,就是要調節啦。生活要有快有慢,有鬆有弛,任何事都是這樣,你不能很常一直在工作的壓力下,這樣你也沒辦法再進步。

ELLE:你身邊的工作人員很簡單,幾乎沒什麼助理?
霍建華:對,我不喜歡那麼多人,有時候會很負擔。就工作嘛,也沒什麼,所以一般來講我拍戲不會帶很多人,出來工作也不帶人。男孩子嘛,不需要人家特別照顧。而且我很少用女生助理,因為怕女生累。以前有過女生助理幫我拿東西拿不動,所以最後還是我自己拿。

堅持不收粉絲禮物 霍建華: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

ELLE:聽說你不收粉絲禮物?
霍建華:對,不收。

ELLE:還聽過如果粉絲送你一台車,你會想打他?
霍建華:對,我覺得這個不行。每個人價值觀不一樣啦,但我個人是不能接受。這價值觀是從小就有的,你沒做什麼事,就不能隨便拿別人東西。我記得我小時候我們老師跟我說,你經過垃圾車的時候你不可以捂鼻子,你要尊重人家的工作,這是影響我一輩子的事情。因此我沒有做什麼事情,你不用給我東西,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,即便你看得很高興,也不需要給我甚麼東西。

路上遇見霍建華可以大方打招呼

ELLE:那粉絲可以跟你打招呼、要簽名嗎?
霍建華:可以啊,當然可以。比較不喜歡的是直接拿手機拍,但沒辦法,現在是手機時代,阻止不了。

ELLE:那你有用智慧型手機?
霍建華:我有用啊,哈哈。不用也不行。但有一陣子我想換成Nokia,那支我有用,不過唉還真的很難回去,因為有些工作需要傳照片傳東西確認,不用也不行。

ELLE:會喜歡用手機拍照?
霍建華:不會。

ELLE:現在有小孩也不會拍?
霍建華:她的話會拍一些,但也不是狂拍。我就不是一個很愛用手機的人,是不是很奇怪?

自覺是喵星人 喜歡去動物園

ELLE:聽說你養過流浪貓?
霍建華:對。有一次看到路邊的流浪貓,牠沒有跑,就在我身邊晃來晃去的,而且牠也願意讓我抱。當時我家剛好還有點貓飼料,因為之前有養過貓但過世了,飼料還沒有丟掉,我就想把這隻貓帶回去吃點飼料,明天帶去打個針再看怎麼處理…然後就養下來了。也算是有緣分。

ELLE:為什麼想養貓?
霍建華:狗的話肯定沒時間照顧,貓的話比較好解決,只要不斷糧、一直有貓砂就好。貓相對的也比較愛乾淨,自己會整理自己,比較好養。

ELLE:你曾經說過不當演員,想當動物飼養員?
霍建華:有想過,很嚮往他們那種跟動物在一起的生活。

ELLE:所以你很喜歡去動物園?
霍建華:喜歡,在不同地方拍戲的時候,我都會找時間去當地的動物園。動物園裡面有很多小孩子,他們世界也比較簡單一點,有時候看看動物、聽聽小孩子的聲音,會覺得可以讓你暫時脫離一下你自己身處的環境。我覺得人是這樣的,有時候要稍微脫離一下你的職業、你的生活型態,再重新回來才有不同的看法或見解,才知道該怎麼做。總之脫離一下,放鬆一下蠻好的。

ELLE:有推薦的動物園嗎?
霍建華:杭州的野生動物園不錯,有機會的話可以去。

ELLE:哪種動物形容自己?
霍建華:貓還真是蠻好形容的,喜歡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會去打擾別人,也不希望別人打擾自己,我覺得這點還蠻像的,也不需要去靠誰。貓是非常獨立的,聽過養貓的人說跟貓住在一起像是室友,有各自的空間。一般貓不太喜歡讓人家抱,我那隻牠給抱,只是不能抱太久,但在路邊貓給抱是很難得的。

 

photos_ICURA CHIANG  makeup & hair_徐建華(東田造型) 

styling_KATE CHEN  text_DOMINIQUE CHIA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