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一切都剛剛好,一眨眼又是三年過去, 好久不見的孫燕姿,終於帶著第十三張全新專輯 《孫燕姿No.13作品:跳舞的梵谷》回來了。 不同於以往,她說:「這是我出道以來, 最『成人』的音樂作品!」「最『成人』的音樂作品!?」」才剛坐下來準備進行訪問,孫燕姿開頭的這一句話讓人有些措手 。難道是內有18禁歌詞?還是當媽媽之後,決定尺度大解放?看著我滿頭霧水的表情,語帶神秘的孫燕姿,倒是不急著說明,反而有所準備,不疾不徐地把自己的手機遞了過來,要我先戴上耳機聽一段主打歌《跳舞的梵谷》。示意著,等你先聽過之後我們再來聊吧。 像個小女孩,眼神裡透露著興奮與期待,直盯著我看。 這下子,反倒令我緊張了起來。何其有幸,成為全球第 一位搶先聽到的歌迷。 戴上耳機,過了一會兒,等音樂終於停下來。還沒回神,她已經迫不及待地問:「好聽嗎?你剛剛一直在起雞皮疙瘩耶。」天啊,何止好聽到起雞皮疙答,我脫口而出:「這好不像過去我們所熟悉的孫燕姿啊!」該怎麼形容呢,以往她的歌曲,總是有著撫慰人心的溫暖。但這首主打歌,猛烈華麗的旋律節拍,彷彿有股莫名的魔力,將音符化為梵谷濃郁的油彩顏料色盤,引領人的思緒深陷興奮混亂卻又瘋狂不安的黑暗星空裡。 是這樣沒錯,她面露微笑,滿意地點頭表示:「因為我很難用言語解釋,所以才要你先聽過會比較清楚。整張專輯最好玩的地方,就是理智與狂歡並行著。」她眉飛色舞地說,不只是音樂,就連MV都跟以往不同。 MV的腳本還是自己寫的,有那麼點小電影的感覺。
接下頁看更多專訪內容>>

孫燕姿

音樂不只療傷而已

談到這張專輯,她表示最初的靈感來自於三年前自己開始學畫畫的時候。當時從水彩入門學習繪畫的她,就思索著下一張專輯要與畫畫有關。「大家都知道,我的歌曲有很多都跟光有關,我們要朝向光、朝向光明之類的。可是我在學畫的時候,發現原來水彩是要留邊框、要留白的,這件事帶給我一點啟發,為什麼人一定要處在白色狀態裡呢?不能沒有面對黑暗的時候嗎?因為人生不可能永遠活在正面美好的狀態,一定會有掙扎、有晦澀、有痛苦的⋯⋯我覺得與其去抗拒它,不如去接受它。因此在概念上,是更成熟包容的。」原來,這就是她所謂的「成人」音樂。 對於出道17年的孫燕姿而言,這亦是她「成人」 的宣示。那個當年唱著〈我要的幸福〉、〈綠光〉、 〈遇見〉等情歌的青春女孩,如今已是個經歷結婚生子、真真切切嚐過生活酸甜滋味的成熟女人,體會過生命的高低起伏。她相信現在的自己可以唱出人性情感深刻的複雜面。「從前因為我那些很勵志的歌,歌迷們常會說你是我的精神支柱,這個頭銜讓我覺得很開心,它確實給了我很大的意義。但是到我現在的人生狀態,人不是想要被大家了解,而是去開拓另一個世界,讓大家聽見原來音樂不只有療傷而已。」 在音樂路上,她不打算原地踏步,積極挑戰更多可能性。還想要繼續衝刺,探索自己究竟可以做出怎麼樣的音樂。「因此整張專輯會有種咄咄逼人,把你拉進去的感覺,但聽到最後會有一首美麗的Ending歌曲。最後一首歌就是我寫的,叫做〈極美〉,意思是無論你爬多高,葉子終究會掉落下來;無論如何大家最終都會在麥田裡相聚,一起極美歡慶,歡慶著生命。」能夠這樣玩音樂,實在過癮極了,她說。 這份全心全意,讓她既像個藝術家又像哲學家。 「唱歌是我已經做了很久的事情,對現階段的我,最大的困難反而是當你達到一些目標之後,你必須找到一個更深層的意義,才能夠繼續唱下去。」

孫燕姿

拒絕把明星光環帶到生活裡

在工作上求新求變,但私底下的孫燕姿,卻有著她的堅持與不妥協。步下舞台,不唱歌的時候,她隱居在新加坡,過著樸素的家居生活。即使經常被網友捕捉到一個人素顏上街買東西,簡單打扮,T恤夾腳拖,宛若路人甲,跟舞台上光鮮亮麗的明星模樣判若兩人,她也不以為意。甚至轉貼過網友偷拍的「邋遢照」,還自我解嘲地為照片裡的自己P圖加上皇冠。 尤其在當了媽媽之後,她似乎更享受平淡的日常了。一有空閒時間,最愛帶著兒子去新加坡植物園散步玩耍。常常也是走在路上被認出來,被粉絲要求合照。 她自在地聳聳肩,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不過拍個照而已,很OK的!「但我沒有全然素顏啦,多少還是有點淡妝。」她俏皮地澄清。 「我上台就是要做這件事(唱歌),這是我熱愛的工作。但是私底下,我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。我並沒有藝人一定要有排場有甚麼的想法,我其實是拒絕讓自己變成那個樣子的。」拒絕把明星光環帶到生活裡,她甘 於做一個普通人。這幾年各式各樣歌唱比賽實境節目大受歡迎,以她的地位與名氣,想必絕對是製作單位爭相邀約的評審 人選。但至今,卻始終不見她上節目。嗯對啊,她不否認,確實有不少邀請。「可是因為他們的節目,至少要有一兩個月待在內地,但我不行。我一定要回家,而且我要忙新專輯,又要忙自己的生活,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去平衡這個時間。其實,這些邀約都有還蠻可觀的數字 (酬勞),而且曝光量很大。或許可能有一天會找時間做吧,現在真的剛好沒有時間。」她說得雲淡風輕,彷彿錯過了也沒什麼可惜。這般低調不張揚,不愛炒作新聞的個性作風,難怪被譽為演藝圈的奇葩。她巧妙地拿捏著工作與生活的平衡,不多不少,一切都剛剛好。任憑世界快速轉動,浮華名利誘惑,她始終保持著一份不為所動的簡單初心。然而我們就是愛這樣的孫燕姿,不是嗎?

孫燕姿

母愛大噴發

拍攝快要結束的時候,孫燕姿的手機突然響起。原來是想念媽媽的納小子,等不及要跟她遠端視訊。聽她洋溢著幸福的聲音,可見母子倆的好感情。掛下電話,孫燕姿依依不捨地談起心肝寶貝。「他 很黏人,我每次出國他都會哭。但是這次我有提前跟他聊,媽媽明天送你上學,然後媽媽會說掰掰,那麼你會不會哭?他卻回我,不會。然後我又問,媽媽要走了要去搭飛機喔。但你知道嗎,他居然就真的說掰掰,真的沒有哭,接著轉身就走了。當下我就覺得,天啊孩子大了,很捨不得啊⋯⋯但是想到他為什麼沒有哭,心裡又不習慣。」 為人母的關愛,完全表露無遺。「他現在變得懂事,莫名的懂事。所以我很感激,因為我花很多時間陪伴他,和他聊天說明為什麼不能做這個做那個、為什麼不能大喊大叫,各種各樣的為什麼不可以。而且他很好笑,會講一些好笑的事情逗大家開心。他的個性算是比較像我,天蠍座,可以靜下來看書看很久,別人在旁邊講話都無法打斷他。」 去年孫燕姿發行的EP〈彩虹金剛〉裡,曲風不僅充滿童趣,還把兒子的童言童語收錄進去。未來,有沒有計畫跟兒子一起合唱呢?重視隱私的她倒是搖頭。「那時候會有他的聲音,只是希望給他一點點位置在我的事業裡面。」那麼有考慮栽培兒子做音樂嗎?她表示並不強求,但如果納小子長大之後有興趣,她也樂見其成。隨即又補充,「不過我會一直問他,你要不要聽這個聽那個,他都會說好呀好呀。所以他現在聽很多歌,還會聽Queen。」五歲就聽Queen,好成熟啊!從小就跟著媽媽耳濡目染接觸這麼多美妙的音樂,想必納小子將來必定有獨特的音樂品味。當媽媽對人生有很大的改變,對吧?最後我問。當然!她不假思索,「因為一天只有24小時,讓你會想著,怎樣可以趕快浪費時間。」浪費時間?「對,就是 一有時間就要趕快滑手機,看《甄嬛傳》到底怎麼了啊。這是媽媽的紓壓法,要抓緊機會追劇,等孩子睡了之後,趕快拿出來看。」接著一陣爽朗笑聲,毫不掩飾這就是專屬於媽媽的Guilty pleasure,完全沉浸在平凡生活裡的小確幸。不在乎外界眼光,回歸平淡,才是她最自在舒服的狀態。

孫燕姿

對話孫燕姿,不當歌手,想當髮型師。

ELLE:畫畫帶給你的樂趣,跟唱歌有何不同?
孫燕姿:畫畫是一個很自己的空間,很療癒很好玩。但是我現在還在很初階的程度,就是還在模仿像與不像的階段。

ELLE:目前都畫些甚麼?
孫燕姿:主要是風景和靜物。不過最近剛剛嘗試畫了我的第一 個人物肖像,正好就是梵谷。

ELLE:如果不當歌手,會想要當畫家嗎?
孫燕姿:不會。因為當畫家是很孤獨的,不過如果當髮型師,好像還不錯。

ELLE:你會幫別人剪頭髮?
孫燕姿:對啊,我兒子和我在新加坡的助理,他們的頭髮都是我剪的。不誇張,我已經幫兒子剪了三年的頭髮了。不過有一次剪到他大哭,因為太醜了(笑)。

ELLE:你覺得現在的自己,跟剛出道時最大的不同?
孫燕姿:剛出道的時候,是一個無止盡不停在忙的狀態,沒有停下來沒有休息。但現在的步調跟以前很不一樣,我把很多重心放在我的家人朋友,和我在乎的人身上。以前真的曾經累到回家都不想說話,一直擺臭臉。所以現在的我,希望能擁有一個最妥善的時間安排,能夠專心做好每件事,不希望因為工作而無法陪伴家人。

ELLE:快要邁入40歲了,有甚麼感覺?
孫燕姿:我覺得40歲其實蠻好的,是一個很輕鬆,可以放開去享受的年紀。但我不會想要去拚身材(笑),因為也沒有身材好拚,或是去拚青春拚朝氣甚麼的。

ELLE:有想過60歲的自己,還在繼續唱歌嗎?
孫燕姿:當然啊,只要還有人願意聽我唱歌,而唱歌仍然是我的嗜好,那麼我一定還是會唱下去。我沒想過要封麥甚麼的,因為一直以來,唱歌就佔據我生活很大的一部分。我反而希望可以去找到更多不一樣的音樂,大家一起討論一起創作,應該會很有樂趣。

ELLE:對你來說,保持快樂的秘訣?
孫燕姿:快樂喔,我覺得是當你想做一件事情,你現在可以去做,就是一種快樂。比如我可以自由掌控自己的時間,和我的孩子在一起,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。雖然小孩慢慢長大之後,可能會越來越不理你,或是當你覺得他煩,不想他來煩你,可是當他不煩你的時候你又會想他(笑),充滿矛盾啊。但這是甜蜜的幸福,生活就是這樣。

孫燕姿

孫燕姿拍攝ELLE11月封面

孫燕姿

孫燕姿拍攝ELLE11月封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