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挾帶著高人氣、好口碑、囊括50屆金鐘獎四項大獎後,第二季《麻醉風暴》即將在9月9日於公視回歸!延續第一季的故事重點「覺醒」,新故事將強調覺醒後的「改變」,改變,除了李國毅、孟耿如的加入和故事規模更宏觀外,男女主角黃健瑋、許瑋甯的心理狀態也歷經幾番轉折。接受ELLE專訪時,這對螢幕情侶笑著跟我們說再次合作,兩人就像劇中角色一樣,熟悉感和默契都回來了,瑋甯更是該玩笑道休息放飯時要躲著兼任編劇的黃健瑋,免得被他抓去討論劇情!這玩笑除了看出兩人的好交情,更感受得到他們對戲的認真。關於《麻醉風暴2》更多有趣的幕後花絮和小故事,請繼續看下去...

接下頁看更多專訪內容>>

楊惟愉擔起更多的責任;蕭政勳則力求身為人的尊嚴

ELLE:兩位在《麻醉風暴2》的角色與第一季最大的不同?

許瑋甯:楊惟瑜在本身身分上就有差異了,包括她的造型、心理層次都不太一樣。第一季比較叛逆,只有普通的醫病關係,她只要對病人負責。第二季她變成副院長,她必須代表整個醫院,很多東西都要取捨。
黃健瑋:以上說得我完全同意(笑)。應該說我們兩個都變得成熟了,心理也有歷練,還有一些傷痛。蕭正勳他上一季想尋求真相,這次要好好站著,求取身而為人的尊嚴,他盡力奉獻。他和第一季不大一樣,這季的心理主軸比較少,反而都是圍繞在他的身邊。

螢幕上是情侶,私下休息許瑋甯躲著黃健瑋?

ELLE:第二季的拍攝現場,氣氛有什麼不同?

許瑋甯:都一樣很專注,因為我覺得畢竟是醫療劇,有很多專業的東西,所以大家情緒其實都蠻緊繃,大家都是一樣的專注。最放鬆的時候就是收工的時候吧!
黃健瑋:我覺得和第一季的演員的默契,真的有經過「再重逢」的感覺。熟悉但又有點陌生,但見面又有點開心的感覺。

ELLE:休息放飯時氣氛也是繃在那嗎?

許瑋甯:我覺得這次《麻醉風暴2》健瑋比較辛苦的是,在休息的時候他還要參與角色和編劇的討論或修改。那我的休息部分就是,我一休息我就躲他。有時候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,就會看到他(跟我說):「欸妳休息了沒?等一下來討論。」或幹嘛幹嘛,所以這次可能有躲過他一次,因為真的很累!有次他說休息來討論一下,我看他好像忘記還什麼的,我就想說先躲起來好了(笑)。

黃健瑋大讚許瑋甯:她的表演是國際級的!

ELLE:兩人再次合作有感受到彼此演技的成長或變化嗎?

黃健瑋:我不確定是有變化還是我們變熟?!但我覺得她的表演是國際級的,對我來說。她已經不是在和台灣比的了。我覺得除了她有時會躲我以外(笑),我們在演戲時都很有默契、很不尷尬,真的是兩個角色在對話,沒有兩個演員在相互磨合。
許瑋甯:我們之間的默契變好了。情感交流上,可能也因為角色的關係,第一季楊惟瑜是比較疏離蕭正勳的,我和她也一樣。可是中間後來因為工作關係,第二季他們兩個試著接近,變得情感交流沒有設防,可以開放的接受和給予。在工作上,我很佩服他。身為演員同時還要兼任編劇,要把大家都拉進來,這是我很佩服的事,因為根本就沒辦法睡覺,但他做得很好。

兼任編劇和演員,黃健瑋:「書寫就是我的表演」

ELLE:建瑋這次同時身任編劇和演員,覺得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?
黃健瑋:這次的表演嘗試,我覺得書寫就是我的表演。就是我可以不用多做甚麼樣的表現去表演他(蕭政勳),因為我在書寫就已經把表演完成了。但這是一個嘗試,成不成功還不知道(笑)。

ELLE:過程中遇到的困難?
黃健瑋:我那時在現場寫,因為劇本是當天寫好,隔天或後天就要拍。有一幕是拍我剛從約旦回來,在醫院的戲。那時我在現場一邊寫,一邊有人喊:「建瑋哥換你囉~」我就說好,然後打完那段,衝進去拍,卡完後又下來繼續寫。這部戲一邊演一邊寫,我覺得很有趣。所以剛才我說,書寫就是我的表演,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處理我的表演,因為我在書寫時已經把角色沒講出來的話寫出來,就不太花心思在表演上面。但這可能有些問題,我也不敢保證(笑)。

約旦拍戲鏡碰到當地青年拿槍!

ELLE:這次《麻醉風暴2》遠赴約旦拍攝?
黃健瑋:約旦很漂亮啊,真的要去那裡拍!本來想過要在台灣搭景,但真的可能,那村莊的純樸、當地人在那塊土地生活的樣子,是不可能複製的。

ELLE:過程中發生的趣事?
黃健瑋:附近村落有個家裡蠻有錢的男生,他應該蠻想演的。那在約旦帶槍只要經過申請就是合法的。他有次就把家裡的槍帶來炫耀,他是青少年,大概15、16歲吧,有點像技安(編按:怕年輕人不懂,技安就是胖虎)那種感覺,我們都戲稱他是「約旦技安」(笑)。他蠻讓人困擾的,他一直對女性工作人員有興趣,後來就一直和他協調。但他不是壞人,就是個單純的青少年,充滿著賀爾蒙(笑)。

拍完戲後對更尊重醫療人員,許瑋甯:很想多為他們發聲

ELLE:拍完戲後對醫護人員改觀?
許瑋甯:對,更尊重他們。更明白他們的辛苦。當醫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,他們其實都是在抱持自己的理想和熱情在做這些事,因為他們的辛苦和負荷不是正常人可以承受。也會瞭解那些在新聞中出現的醫療糾紛,有時候不是醫生可以處理的,因為那牽扯到整個醫院、整個系統的問題。所以當能夠深入了解他們的生態後,就能夠理解、包容,甚至很想多為他們說些什麼。

ELLE:如果有機會挑戰其他職人劇,想選擇什麼職業?
許瑋甯:我覺得律師還不錯。因為我講話比較慢,所以詮釋律師時,要在庭上咻咻地講很多又很快,對我可能是一大挑戰,也可以幫助我突破這方面的障礙。
黃健瑋:消防員吧。我想改編林口保齡球館塌了的故事。那場事故中失去很多消防員,後來引發消防隊員的設備其實很老舊的話題。這可能是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,當消防員捨命去救我們的時候,他們自己的配備卻不是那麼好、甚至是有問題的。

接連拍攝《麻醉2》《紅衣2》 許瑋甯壓力大

ELLE:瑋甯連續接下《紅衣小女孩2》、《麻醉風暴2》兩部沉重的戲劇,如何走出沉重的角色?
許瑋甯:走出角色...其實我到最近才比較出來。前兩年其實都是在演比較沉重的角色。這次是《麻醉》完,沒有休息直接進《紅衣》,所以我是在《麻2》的拍攝中一邊減《紅衣》導演要我瘦的四公斤,然後邊準備兩個角色。那時候真的蠻痛苦的。不過比較好的是,那時「楊惟瑜」是心理諮商師,《紅衣》角色「沈怡君」的狀況是精神崩潰,所以在我自己要準備的資料上有重疊的部分,那時一直在看心理層面的書,所以有連貫下來。楊惟瑜同時承受和蕭正勳的感情以及身為副院長的壓力,這個壓力可以同時轉化成沈怡君的壓力,所以就把這個壓力就一路帶到《紅衣2》。我覺得離開舒適圈和熟悉的地方能夠比較釋放負能量,所以前段時間有出國走走。

ELLE:那在那段時間中,你回到家如何消除壓力?
許瑋甯:
不用消除壓力,等於是把工作和生活融為一體,沒有生活可言。拍完回家又要繼續做另外一個角色的功課,上戲又是這個。那陣子其實我沒有家人和朋友,因為我得把自己關在那個狀態裡,身邊的人也蠻辛苦的。

ELLE:所以在家人幫你慶祝的生日會上哭得那麼慘?
許瑋甯:對,我覺得是。那時我本來以為停電了,後來發現我怎麼那麼蠢,廁所的燈是亮的,他們說停電我還相信(笑)。當家人唱生日快樂歌出來的時候,整個停不住,情緒衝上來時是忍不住的。有家人在身邊,就有可以依靠的感覺。

 

**《麻醉風暴2》106年9月9日晚間9點,公視主頻首播

**黃健瑋服裝:H&M

**許瑋甯服裝:Alice + Olivia

**拍攝場地:amba台北松山意舍酒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