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王家衛電影原聲帶一直都是影迷心中的夢幻逸品,市面上早已絕版難尋,而今年適逢王家衛的澤東電影公司25周年,25對於王家衛而言是具有特別意義的:「一個人20而言又太年輕,25歲剛剛是黃金時代,是最精彩的時候。」,因此為了慶祝著個特別的數字,澤東不只全套原聲帶復刻重發還第一次推出了黑膠版本,首波先面市的是《花樣年華》、《春光乍洩》、《東邪西毒》、《墮落天使》總共四張,如果讀到這裡還沒擁有任何一張,先放下螢幕手刀去買,錯過這次,再盼下ㄧ個25年華太折磨了!究竟為什麼就連王家衛電影原聲帶,也令眾多影迷玩物喪志,爭相收藏?ELLE找來,陪妳一起拜讀一首首經典曲目。

梁朝偉邂逅張曼玉那年的花樣年華

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聲音,《花樣年華》描寫的是一九六0年代的香港,當時還是收音機年代,為了重現廣播氣氛用了許多中國戲曲、老歌如周璇《花樣的年華》,甚至找來客串過《阿飛正傳》的老牌歌手潘迪華重唱她的名曲《梭羅河畔》。最經典的配樂,絕對是梅林茂為《夢二》創作的〈Yumeji’s Theme〉,王家衛借來的這段音樂成為整部電影的註腳。周慕雲跟蘇麗珍每回在住處的狹窄樓梯遇見,幽暗燈光下慢鏡頭呈現兩人交錯的身影與腳步,澎恰恰的華爾滋旋律是周而復始的迴旋,就像電影中梁朝偉和張曼玉的關係,在關鍵時響起,點出言語無法明說的矛盾情感,迂迴而濃烈,後來在《2046》、《一代宗師》王家衛都再度與配樂大師梅林茂合作,《我的藍莓夜》中也巧妙偷渡了改編版的〈Yumeji’s Theme〉,讓影迷多了玩味空間。

張國榮、梁朝偉春光乍洩的靈魂

《春光乍洩》在阿根廷拍攝,王家衛曾說過這個城市真正留在他心頭的是聲音,而國寶手風琴大師Astor Piazzolla演奏的探戈,是阿根廷的節奏,是《春光乍洩》的靈魂,張國榮與梁朝偉在片中共舞的畫面,最是纏綿難忘。另一首Caetano Veloso翻唱的墨西哥民謠《Cucurrucucu Paloma》,也曾在阿莫多瓦《悄悄告訴她》裡出現過, 男孩為愛殉情,死後變成鴿子回到女孩身邊,永遠守候著愛人,當黎耀輝終於獨自前往伊瓜蘇瀑布,站在瀑布下濕透的背影傾瀉出滿滿哀愁與情意,那種義無反顧的固執,透過這首歌體現了愛的絕美與殘酷。

黎明、金城武,墮落天使闖入人間

《東邪西毒》與《墮落天使》中的配樂都是出自公認香港電影全才陳勛奇之手,《東邪西毒》裡聲音與畫面是融為一體的,細緻程度乃至於弦樂播彈的每個單點都跟上電影畫面的節奏,陳勛奇很了解音樂與畫面之間的化學效益,是要鋪陳情緒還是製造煽情,只要音樂一下點,便知道這段音樂出現的用意。《First Killing》、《Second Killing》,還有《The Killer’s Deth》是《墮落天使》中,黎明飾演的殺手每一次萎靡頹廢的登場,同一個基調上,改寫打擊樂重擊的節奏,創造出三個不同層次,天使踩著鼓點出現,沈淪的美感與清高的悲哀在音樂與畫面交融中相互映襯堆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