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開了一瓶Chambolle-Musigny紅酒,憶起初訪巴黎是在懵懂的大學時期,踏的都是經典觀光景點,對於吃,幾乎是在麵包坊、咖啡館或小餐館解決,至於米其林餐廳,彷彿是天空遙不可及的星星,近年因(不經意)許下承諾而有了舊地重遊的機會,於巴黎的米其林餐廳初體驗就獻給離凱旋門很近的Le Taillevent。

Le Taillevent的空間前身為19世紀留下之高級住宅,曾屬於莫爾尼公爵的私邸,餐廳名以14世紀人稱“Taillevent”的法國廚藝師(Guillame Tirel)來命名,他曾為查理五世國王的指定主廚,更是當代高級廚藝的模範。Le Taillevent餐廳由父親André Vrinat在二次大戰後成立並穩扎穩打地從米其林一星,於兒子Jean-Claude Vrinat接管時期獲得三星級(1973-2007)的光榮,值得一提Jean-Claude Vrinat是葡萄酒界大事「1976巴黎評判會」11位評審之一。

雖然目前是二星級,卻不減對此餐廳水準的期待,多漫步於城市的我們,食量上的戰鬥力應該可以好好享用此餐,著正裝進場後,在安靜優雅的氛圍中開啟華麗的饗宴。當晚從沒有在菜單上的小開胃菜,接著就是如花朵般的特色菜,這道主要用蟹肉與新鮮檸檬汁等佐料的Rémoulade de Tourteau à l’Aneth。  

Rémoulade de Tourteau à l’Aneth

飲用的酒款已在選定套餐後決定,酒單令人看得心花怒放,掙扎後以1976年Domaine G Roumier Et Ses Fils, Chambolle-Musigny紅酒作為我們餐桌上另個亮點,布根地Chambolle村因其Musigny葡萄園而名聲遠播,這裡的葡萄酒有著柔中帶剛的韌性,這瓶鎖住將近40年歲月的1976年分,即使酒標微微退色,香氣依舊婉約細緻。

用模特兒出場的方式介紹每道佳餚---

Boudin de Homard Bleu 用藍龍蝦料理的Taillevent傳統招牌菜。

Rouget Barbet en Filet Poêlé 煎紅鯡魚、蔬菜是用西葫蘆搭配黑橄欖基底的醬料。

Epeautre du Pays de Sault en Risotto 不是用米做成的燉飯,而是用Pays de Sault區的小麥,上層的菌類是珍貴的雞油菇,有另個好記的名稱為酒杯蘑菇。

此道上桌時也追加一瓶同個村莊、不同酒莊與年份的Domaine Ghislaine Barthod, Chambolle-Musigny,這款 2009年相對年輕,但細緻的花香與淡雅的果味和香料風味也叫人不想離手。

Tourte Feuilletée de Pigeon (Foie Gras de Canard et Cepes) 這時的我已滿足,看到這用鴿肉與鴨肝為內餡的鴿子派,飽足感瞬間破表。

Fromages Affinés 甜點前的必需品: 綜合熟成起司。

不管吃得多飽,胃總是能擠出容下美味甜點的空間,甜點三重奏舞曲響起---

La Tete dans les Nuages 像雲朵上的調色盤。

Accord Chocolat, Noix de Coco Glacée 難易抗拒的巧克力,再給你一球椰子冰。

「甜上加甜」: 兩道甜點後加碼招待小甜點盤。

後來發現飲用第一款酒的年份竟然跟「1976巴黎(品酒)評判會」同年,靈魂人物Jean-Claude Vrinat是於布根地出生(但靠近夏布利,哈) 用這兩瓶來自布根地夜丘的美酒於此時間點、場合氛圍和料理搭配再適合不過。心中帶有不捨地離開Le Taillevent,望著來自台灣優人神鼓的宣傳:「時間之外」,不言而喻說出當天巴黎之夜的奇妙感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