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這裡

劉以豪在新戲殺青後不但沒時間休息,還要立刻趕上樂團「輕晨電」的進度,就是為了今年成軍滿六年,即將在年底舉辦的「六年三夜」巡迴演出。巡演時間地點分別在1210日高雄LIVEWEREHOUSE1217日台中Legacyc,最後一場則是1225日聖誕節當天在台北Legacy演出!ELLE線上音樂會睽違多時,這次首度回歸就要先帶大家直擊輕晨電的練團室,看看輕晨電團員:吉他手以豪、鍵盤手小英、貝斯手孟書、鼓手大開和主唱隋玲,五個人私底下感情到底有多好、多搞笑,還特別直播讓大家搶先聽到輕晨電新歌現場不插電演出!

往右接下頁(內頁有影音喔!)>>>

雖然是弱雞但還是要有洛基的精神

ELLE:剛剛練團練了很久對不對?

大開:大概也才56個小時啦,還ok

ELLE:平常都是用這種強度在練團嗎?

大開:就要像洛基的精神,我們雖然是弱雞但還是要有洛基的精神。

ELLE: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們一開始的音樂啟蒙嗎?

小英:說到啟蒙,國小音樂課會吹笛子,我很討厭吹笛子,因為那個音樂老師會打人。本來對音樂沒什麼興趣,但有一次驗收全班只有我挑了一首《康定情歌》,音樂老師就對我改觀,從此以後開啟我音樂的道路。

ELLE:你(小英)有特別喜歡的曲風或歌手嗎?

小英:沒有,因為我以前是做場的,就像阿咪老師在幫各種人伴奏,所以江蕙、費玉清什麼都要會,沒有特別討厭什麼,都是音樂嘛。

ELLE:聽說你(小英)以前是喪禮的鍵盤手,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嗎?

小英:在那個場合應該都是特別的吧,像有一次有個大學生過世,他好像蠻喜歡陳綺貞的,有兩個同學就上台唱了一首〈旅行的意義〉,那兩個同學邊唱邊哭,還蠻感動的。

ELLE:那大開喜歡音樂的開始是?

大開:這要追溯到小學的時候,那時候家母有意讓我到朱宗慶學打鼓。那時候可能初生之犢,不知怎麼打。我被指派到的大部分是響板類的,很像蛤蠣類的東西。說到這裡不禁潸然淚下,因為那時對響板天份不太夠,離開朱宗慶的時候就有點憂傷。後來國中有一次跟媽媽走在路上,媽媽就問了一句:「教爵士鼓耶,要不要學一下爵士鼓?」她可能很希望我學打擊樂,我就打到現在了。

ELLE:以豪的啟蒙呢?

以豪:我的話就是令堂(其實是家父或家尊啦!)常常會在陽台小酌,彈彈琴唱唱歌,那時候就覺得,哇!這真是男人之間的浪漫!

ELLE:你(以豪)自己有特別喜歡的曲風或樂團嗎?

以豪:我喜歡英國搖滾跟有一點電子的東西。

ELLE:那孟書呢?

孟書:我的話是表姐在我國小的時候帶我一起去參加國樂班,老師覺得我的手指沒有很長,就指派我去拉二胡。後來高中我加入熱音社開始彈吉他跟貝斯。

ELLE:那妳(孟書)怎麼會選擇當貝斯手呢?

孟書:其實蠻荒謬的,我本來是彈吉他,團裡面剛好缺貝斯手,我就說那我去彈貝斯好了,就這樣開始。

ELLE:隋玲呢?

隋玲:只記得國小的時候我很想要參加國小的合唱團,但老師始終不選我,我很想表現,可是一直沒被選上。國中就有參加學校歌唱比賽,高中有在聖誕晚會表演,也有參加樂團主唱。高中畢業就進到公司,然後被選到主唱。我覺得真的是因為國小始終沒有被老師選上合唱團,我就一直有這個願望。

ELLE:團員是怎麼找齊的呢?

以豪:是因為公司有意想要組個樂團,就問模特兒們有沒有人會樂器,我就說我會。我記得那時候我彈稻香,還彈得不是很好,最後因為只有我一個人,後來就開始找大家加入。

ELLE:大家練團有什麼怪癖或習慣嗎?

以豪:上廁所是一件很棒的事情,大家會稍微頻尿;然後大家很愛吃泡麵。

ELLE:練團一開始大家對彼此印象怎麼樣?有經過很長時間磨合嗎?

以豪:很長,六年都過去了。一開始的話,就他(小英)很冷峻,應該用冷酷來形容。然後孟書就在外太空的感覺,不太常回來,回來的時候就會一直問:「為什麼?那什麼?我也要!」這樣。

孟書:他(以豪)一直叫我開個節目,叫我問別人:「那什麼?」就好了,主持超級輕鬆。

《有軌電車難題》,答案不只有二選一

ELLE:待會要請你們唱第一首歌,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這首歌的創作靈感。

隋玲:這是小英最近很辛苦在忙的三首新歌,因為我們最近在為巡迴做準備,然後想帶給大家不同樣貌的輕晨電,這首歌叫做《有軌電車難題》。

大開:有軌電車難題就是兩條軌道上分別有五個人跟一個人,電車原本在五個人的那條軌道上,你旁邊有個拉桿可以讓電車換到另一條只有一個人的軌道,那你要選擇殺五個人還是殺一個人。這其實不只有二選一,你也可以選擇殺了自己。

小英:所以本來應該死的是那五個人,如果以這個社會來講當然是功利主義,以最大的人的利益為優先,所以當然死那一個,但是那一個本來不應該死的。如果今天換個角度,那一個人是你爸呢?這很多延伸,假設這一個人身體健全,那五個人全部換了癌症,殺誰?好好想一下。

以豪:我在客廳放的時候我姐一直很受不了,她想說到底幹嘛一直殺自己啊?

小英:我媽也是。

大開:蛤?我媽說:「很酷餒!」

ELLE:你媽果然想把你推上音樂道路!

大開:我媽應該想把我推上有軌電車難題。

輕晨電—孤獨三部曲之壹《有軌電車難題》官方MV

超ROCK!表演喝醉直接躺地上彈也OK!

ELLE:成軍六年來,你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表演是?聽說一開始人很少。

隋玲:只有五個聽眾的那次是有點像攝影展的空間,那時候因為想嘗試不做宣傳,結果殊不知只有五個人,但我覺得這是另外一個感覺。

以豪:因為一個人前面就坐一個人,很靠近,也可以聊聊天,很放鬆的感覺。

ELLE:場子比較大的時候有沒有唱得很過癮,或是特別累、狀況特別多的一場?

以豪:有一場是小英一直去廁所,然後我們就找不到keyboard手。

隋玲:而且他是不講一聲,可能我們中間剛好歌完之後他就走了,我們就想說現在是要怎樣?是要我們主持撐那個時間嗎?

小英:那場酒喝比較多。可是後來我有訓練就是喝再多久都不會想尿尿。有一次我是真的喝醉,醉了我就直接躺在地上彈,然後她(隋玲)就瞪我。

隋玲:因為會讓我很沒安全感,覺得怎麼突然一個人這麼放鬆,我怕會不穩。

小英:可是她(隋玲)現在穩很多了,我再做什麼動作她都可以接受。

以豪:他(小英)有時候很討厭,會突然換歌的前奏,一彈不一樣你就可以看到隋玲在瞪小英,而且她(隋玲)會先看我「看他在幹麻!」用眼神告狀。

ELLE:平常你們創作過程大概是怎麼樣?

隋玲:其實我們都會共同創作、共同編曲,其實我們創作過程還蠻快樂的。創作大家都有參與,一定會有摩擦,就最近摩擦又比較多,所以小英就自己一個人。

小英:我一個人就可以把所有事情做完。

孟書:而且那首歌就叫孤獨三部曲,所以他(小英)真的很孤獨。

ELLE:你們摩擦很嚴重的時候會怎麼樣?會不理對方或不來練團嗎?

以豪:不會不會,因為就不會約練團了(笑)。是因為時間真的很趕,因為我要先趕快把之前我在拍戲他們的創作拿出來練,所以時間蠻緊的。

ELLE:對你(以豪)來說又練團又拍戲,練團帶給你不一樣的快樂是什麼?

以豪:我覺得是某種程度上的釋放,但是這次它是要立刻變成表演的模式,所以壓力蠻大的。中間其實一直很想要休息、想要擺脫所有的一切、想要躲起來,剪了頭髮想要擺脫角色,但是因為這次時間實在太短了,沒時間躲起來。

《52Hz的鯨魚》讓我做你的魚,讀你的語

ELLE:那下一首歌你們想唱什麼?

隋玲:這首歌是《52Hz的鯨魚》。

孟書:其實鯨魚溝通的頻率平常不是52赫茲,可是就有科學家發現有一隻鯨魚發出52赫茲的頻率,所以別的鯨魚都聽不到牠。

隋玲:因為鯨魚是要靠震波去算其他鯨魚的距離,但是只有牠會發出那個頻率,感應不到身邊任何一隻鯨魚,所以很孤獨。

ELLE:這同時也是魏德聖導演的電影《52Hz, I Love You》吧!

小英:剛好吧,之前像陳綺貞樂團也有唱過這首歌,比較電子,韓國也有唱過,這隻鯨魚其實蠻紅的。可是不知道是真的還假的,因為有科學家算過,如果真的有鯨魚發出這種赫茲的話,牠會比藍鯨再大上十倍以上。

輕晨電—孤獨三部曲之貳《52Hz的鯨魚》官方MV

ELLE線上音樂會—輕晨電Morning Call